原标题:通讯:龚琳娜:想为难民歌唱的“德国媳妇”

中新社柏林2月26日电 题:龚琳娜:想为难民歌唱的“德国媳妇”

记者 彭大伟

不施粉黛,也没有表演时的华丽衣裳,龚琳娜素雅地站上了柏林一场小型活动的讲台,讲起了自己的音乐之路。

讲到动情处,她唱起《忐忑》、《小河淌水》等标志性的歌曲,顷刻亮出标志性的表情。

“好听到流泪。”一曲终了,台下听众掌声总是久久不能平息。

唯一的遗憾是,总是为她伴奏的丈夫、德籍作曲家老锣(Robert Zollitsch)不在现场。

25日晚的这场活动结束后,这位或许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“德国媳妇”接受了中新社记者的专访,谈起了她的德国公婆一家,以及他们的一件善行在微博上引起的关注。

“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没有观众,我不再为别人表演。”龚琳娜回忆自己与老锣初次相识的经过:“只有我们两个人,他说,你随便唱。他弹着琴,我唱着歌,三个多小时没讲一句话……我觉得浑身欢畅,从小到大没有这样唱过歌。”

顺利地走到了一起的龚琳娜和老锣搬回德国巴伐利亚森林,过了一段“世外桃源”般的隐居日子。

但出于对中国音乐的热爱,龚琳娜还是决定回到北京,继续她的事业。之后的《忐忑》彻底让她体验到走红的滋味。

“有一次老锣去给我买衣服,有人问他是哪个国家的,一听是德国的,说‘德国人好啊,龚琳娜的老公就是德国的!’”

龚琳娜的德国夫家是一个音乐氛围浓厚的家庭。公公是一名高中物理老师,退休之后,每天练习扬琴,敲打巴伐利亚民间音乐。闲来无事便在家将老锣留在德国的各种不同琴弦整理后,非常有序地放好,等待他儿子回来取。

在龚琳娜拍摄的一段视频里,一个周末的午后,她的公婆、老锣姐姐与其男友全家在一起玩音乐,珠落玉盘,其乐融融。

中德合璧的一家子,最近因龚玲娜的一条微博而引来许多关注其中也有质疑。

在那条微博中,龚琳娜写道:“法萨和慕莎,这一对兄妹从家乡阿富汗逃难来到德国已经一年。12岁的哥哥告诉我他们穿过伊朗、土耳其、希腊,步行、坐船等路上走了八个月,经历了战争的恐惧,现在德国上学。我婆婆义务教她们德语,做点心,唱歌。”

“其实我婆婆没有这样去计较。”龚琳娜解释说,这对兄妹并非住在她婆婆家,而是有别的住处,“但我婆婆让他们随时可以来敲门,他们是来找我婆婆学德语,婆婆陪他们做饼干,给他们唱歌,把他们当自己的孙子孙女一样对待。”

从2015年至今,德国已接收超过110万难民,德国联邦议院于25日通过了更为严厉的新难民法。但由于截至目前仍未设置难民人数上限,仍有新难民不断进入。

“对于大的格局,或是德国政府怎么样,这不是我的(话题)。我只是忘不了一开门见到那两个孩子的样子。”讲到这里,龚琳娜有些沉重。

她还记得其中一个孩子亲口说:“我在阿富汗不敢上学,“因为一上学就会被塔利班抓走,然后问我们父母要钱。”

龚琳娜表示,如果有可能的话,自己希望能为未成年难民,以及非洲等地区的小朋友歌唱,做一个“音乐的使者”。

“我一看到他们,就特别想到各个有难民的地方,真正地给孩子们去做音乐,去看他们,给他们艺术上和精神上的帮助。”她说,自己一直的心愿便是“为世界上受苦难的老人和儿童唱歌,用音乐打开心声,收获快乐”。(完)

春节我回家乡,乡亲们告诉我,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,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,大多讨要30万,有的还规定要有车、城里还要有房。

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。这个路径就是,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,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。

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,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。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,从大陆到台湾,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。

铁总作为国有部门,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,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,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?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